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淳溪_副本.png
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知识窗 > 正文

历代名士咏高淳咏景篇

2019/6/14 10:28:49 点击35次

平时读陈毅元帅的《东征初抵高淳》诗:波光荡漾水纹平,河汊沟渠纵复横。扁舟容与人如画,抗战军中味太平。堤柳低垂晚照斜,农家夜饭话桑麻。兵船初过群疑寇,及见亲人笑语哗。江东风物未曾谙,梦寐吴天廿载前。此日一帆凭顾盼,重山复水是江南。芦苇丛中任我行,星星渔火水中明。步哨呼觉征人起,欣然半夜到高淳。诗中全无战火纷飞的气息,传递的意境是安逸、自然和祥和。一幅明月之下的巨幅水乡美景图在人脑海中油然而生。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和做到:高淳这么美,谁能容忍居心不良的人来破坏?谁能不用心来保卫、保护这一方净土。

现在读《民国高淳县志》,使我又感到高淳真是天赐福地,无处不美。一地、一景、一物让一代代高淳名人、名士和喜爱这一方水土的名流驻足留恋,给今天的我们留下了许多佳作。现摘录以飨读者。

1.古固城和固城湖

《民国高淳县志》记载:此城是春秋时吴所筑。高一丈五尺,周七里三百三十步。子城:一里九十步。

无名氏诗:战血淋漓洒固城,子胥当日复陵平。千载雪耻应无恨,何用涛声作怨声。

宋朝袁艮有诗:北风猎猎响黄芦,高挂征帆疾似驱。一片好山看未了,扁舟又过固城湖。

长洲姚希孟有《固城湖放歌》诗:固城湖水净于蓝,舴艋风帆带晓岚。囚物凭谁开铁锁,挈壶且自赴春梦。蓼花芦叶诗堪写,翠屿苍洲趣所耽。惭愧四年尘点涴,漫将吾足濯清潭。

桐城方丈《过固城湖访友》诗:前冬栖石臼,日拟过君家。浪迹天边鸟,离情湖上花。柴门初剥啄,世事复纷拏。惆怅不能别,江帆飏夕霞。

明代高淳名士邢瑁《固城烟雨》诗:漫漫细雨浑如秋,不数蜃氛海畔楼。吴月满轮都寂寞,楚云无树不迂留。横迷沙渚湖光敛,远抹林皋黛色收。吹笛船头人不见,数声嘹亮隔沧州。

明代高淳名士韩无疾有诗:清和湖上渡,不渡几经秋。藻荇恬阴浪,菰芦夺险流。城墟楚庙在,地僻汉碑留。一抹遥山翠,烟岚望里收。

邢继鲲有诗:湖天一望水汤汤,白骨儡然古战场。若使平陵终楚灭,谁知濑渚是吴疆。英风千载波成岳,剑血三秋树染霜。底事看来浑梦里,漫移小艇问壶浆。

吴越彦《月夜泛固城湖》诗:几渡扁舟泛固城,探奇载月喜皆行。波光不定蟾蜍影,秋气难听芦荻声。吴楚战争余固垒,君臣怨毒倒施行。茫茫何处容归棹,极目空多吊古情。

京江何洯《渡固城》诗:片艓渡长湖,汪洋挹众妙。观此景物佳,风流多照耀。中情倍耿耿,回望但孤啸。

2.古丹阳湖

谢眺有《望三湖》诗:积水照赪霞,高台望归翼。平原周远近,连汀见纤直。葳蕤向春秀,芸黄共秋色。薄暮伤哉人,婵娟复何极。

唐代著名诗人李白《游丹阳湖》诗:湖与元气运,风波浩难止。天外贾客归,云间片帆起。龟游莲叶上,鸟入芦花里。少妇棹轻舟,歌声逐流水。

陶安诗:三泽茫茫一碧连,白蘋歌起棹歌传。树头烟浪浮沉日,水底星河上下天。苇长新沙留雁梦,草腥断碛湿蛟涎。何当结屋琼瑶窟,买取临堤二顷田。

闽中陈叔绍诗:积水涵太虚,一望何弥弥。风澜漾轻縠,霞光映文绮。遥山鸟外横,孤棹沙边舣。渔夫夜语声,深在荷花里。

元朝至元年间曾任庐州知府的高淳人王钧容有诗:春风杨柳绿盈堤,一望湖天烟树迷。几度问津寻钓客,落花飞处片帆底。

明朝万历年间高淳名士胡蛟之有诗:西风吹远棹,溪水正东流。两岸依将尽,孤帆去不收。湖光摇野绿,草色上新秋。稳渡丹阳际,烟波何处舟。

刘锡文《秋夜泛丹阳湖》诗:此时载月入中流,天空水阔舟逾小,波澜以外彻无垠,仿佛佳人来窈窕。

3.石臼湖

刑部郎中方豪诗:风飒出湖十,扁舟行且止。寒鱼潜何深,冻雪飞不起。龙潭嘘吸间,塔子苍茫里。推篷听晚桡,新月摇烟水。

教谕干凤诗:几叶回舟逐暝烟,一声欸乃动江天。菰蒲浅处从栖泊,吹笛船头人未眠。

明末清初高淳名士胡蛟之诗:春半湖流浅,舟行早亦迟。来初犹未到,归定是何期?夙草新如沐,遥山澹若滋。出门谁道好,悔却盛年时。

明末清初有布衣诗人之称的高淳名士邢昉有诗:晓楫起汀雁,方知湖水寒。苇深分港细,天迥值秋残。蟹网霜前密,鱼梁潦后宽。如何逢乱世,舍此欲求安。

江宁顾梦游《送友还石臼》诗:河涨晚初晴,归帆趋晓行。离家刚一岁,惜别过三更。吾代诗篇重,人情耆旧轻。怜君垂橐去,牵犬有余情。

清朝康熙年间高淳名士夏维《早发石臼湖》诗:微风开锦浪,孤月一帆悬。已自浑无际,何曾别有天。明霞生极浦,短棹拂轻烟。历历侵牛斗,天孙可近前。

4.银林

史作银树,亦作银墅,南京著名田园诗人范成大《晓自银林至东坝,寄宣城亲戚》诗:晓山障望眼,脉脉紫翠横。澄江已不见,况乃江上城。结束治野装,木末浮三星。羸马陇头嘶,小车谷中鸣。亭亭东坝树,练练绿浦明。篙师哭迎我,新涨没蘋汀。经投一叶去,云山相与平。聊将尘土面,照此玻璃清。怀我二三友,高堂晨欲兴。风细桐叶堕,露浓荷盖倾。凝香绕燕几,安知路旁情。

5.校官碑(现存南京博物院)

姚崇文有诗:七尺贞珉奠厚坤,中郎绝笔校官文。龟趺负载千钧重,燕尾横斜八体分。荡潏不缘沉野水,摩挲重见立斜曛。由来吾道天同永,十丈磨崖岂足云。

6.胥河

明朝万历年间高淳名士韩仲孝有诗两首:河流千载溯南湖,莫怨当年赐属镂。溪上建牙图报国,至今为沼患归吴。

《胥溪送舅》:古驿萧萧道路旁,行春何处不沾裳。东归吊月吹吴市,北望乘流赋渭阳。银树晴摇官阁迥,花村风落野船香。浪游无事虚沉壁,对酒千墩许借觞。

明末万历年间高淳名士胡蛟之有《胥河舟中》诗:于役非无事,将从海上征。入舟诸苦集,听雨积寒生。野静何妨夜,春深不定晴。先须经濑水,未到似悬旌。

清朝高淳名士胡扬祖有《胥河怀古》诗:秋光无际碧天虚,袅袅风清一棹徐。翠荻迢遥横海雁,丹枫萧瑟洒湖鱼。空余寒浦流胥岸,无复荒城忆阖闾。何事苏台悲湮废,千载凭吊总欷歔。

7.鸡鸣议事堂。县东三十里

元代许有谷有诗:几处荒城旧堞崩,春风那复思平陵。

8.寻真观古柏

孔应震有诗:气秉黄庭香散远,液滋丹井色浮空。

9.薛城。县西十五里,周二里许。

程一中有诗:故址周遭在,相看岁月深。夕阳山色里,野树自成林。

10.木樨台。县西南二十五里

中使任贤诗:圣主当阳万象新,敷天草木亦归仁。中山地接南都胜,下邑花分上苑春。共讶秋香开五色,宁知淑气转三辰。穷檐已奉蠲除诏,岂复输将困尔民。

雁门冯如京《和林乳山度月亭韵》诗:闲云疏影日依违,细雨含烟到处飞。玉蕊峰前春烂漫,木樨台畔景蕤葳。寒泉渫冽千家食,化日舒长万木晖。为问乳山一老叟,淡经能入道新微。

11.双女墓。县东三十里

清朝雍正年间任英山训导的邢孟麟有诗两首:双松郁郁冷苍烟,二女魂栖意黯然。犹有灵风驱牧竖,肯将修态溷商船。秾华终远荆王梦,幽恨惟凭驿使传。古墓未犁碑字没,空山愁绝听啼鹃。

泪水啼痕犹有托,吴山荒塚竟无依。可怜衰草斜阳外,不逐双飞旅雁归。

12.花山牡丹

宣城侍读施闺章诗:轻桡宿水涯,杖策寻岩扉。眷言芳春月,重与故人期。天葩无旧种,玉树无繁枝。前此壮山麓,今年东山陲。根株与岁迁,素心终不淄。岂无丛花好,嘉此灵丹稀。空山石累累,独立天风吹。攀条莫取折,含芳遗阿谁。

明代天启年间受封奉政大夫的高淳人陈九龄有诗:花香风动舞仙仙,满目琼瑶坠自天。灵根常沾新雨露,淡妆不改旧时年。地当幽远谁游赏,人爱繁华寡和篇。独有渔樵解相狎,花间埽石话羲乾。

明朝万历年间任四川合州同知的孙思孝有诗:本是灵根姑射仙,春风自适洞中天。琼枝玉蕊元无色,魏紫姚黄去几年。富贵莫愁输俗眼,新奇应可入瑶篇。欲知太素从未决,一画生生一画乾。

明朝万历年间高淳名士韩仲孝有诗:山上名花今无在,秋风摇落满南湖。孤村星散疏林晓,绝巘云屯蔓草枯。波底荒城谁覆楚,漕西流水不通吴。千年感慨兴亡事,况是高阳旧酒徒。

清朝乾隆三年(公元1738)任高淳知县的钦琏有诗:落落花开最自珍,扫除色相只存真。妖魂艳骨非俦类,皓月清风是主人。天外奇香闻杳渺,枝边怪石独嶙峋。何当长向山头住,傲杀豪家富贵春。

郑兆龙有诗:山以花名历年久,予来看花已白首。灵根无定东复西,今岁丛开玉泉口。绿苇新蒲清浅湖,小舟一叶拽沙走。褰裳挥汗越崇冈,遥见花容如雪剖。昨者三英峭壁悬,一枝摧折儿童手。

13.严氏破斋

明朝初年儒士荐国子助教的严恪有《题破斋》诗:一番风雨一番颠,卷我茅檐屋顶穿。红日漏光来枕上,白云拖影到床前。小铛煮茗烹明月,古砚濡毫蘸碧天。昨夜小斋读周易,灯花直射斗牛边。

14.新墩。在县西河中

清朝康熙年间曾任忂州知府的高淳人陈悦旦有《万明墩月夜》诗:日落孤灯晚,长河荡月阴。清光时聚散,皓魄几沉浮。风度溪成谷,舟移波泛金。更残柳影乱,渐欲入深林。

15.

(1).官溪河

明朝万历年间高淳名士韩仲孝有诗:生平多水癖,归路不嫌迂。霜树迷烟早,溪桥映日初。酲犹昨夜酒,枕是旧时书。湖上须经过,风波定晏如。

清朝康熙年间任高淳县令的李斯佺有《官河夜泊》诗:帆樯无数集河边,夜色空蒙入远天。断岸平分千嶂月,长桥横锁一溪烟。渔灯明灭连村舍,雁影参差落水田。何幸萍乡无犬吠,不教估客带愁眠。

(2).龙潭河:在永丰圩之西。

明朝正德年间高淳名士周治有诗:龙潭之上水溶溶,拍岸奔腾白浪冲。弥渚谁能辨牛马,涨痕偏喜跃鱼龙。接连石臼湖光阔,流破丹阳月色浓。闲玩登临高处望,一湾佳气绕花封。

明朝正德八年(公元1513)任高淳县令的顿锐有《龙潭春涨》诗:潭上春云锁暮阴,潭中春水涨千寻。漫漫巨浪迷沙渚,渺渺苍波没远林。寒日淡烟无鸟过,冷风凄雨有龙吟。何如吸向沧溟去,嘘作商家岁旱霖。

清朝顺治十年(公元1653)任高淳县令的纪圣训有诗:霏霏野原外,漠漠寒烟起。龙吟杳霭中,雷吼澄潭里。宿云迟未卷,霖雨澍难止。微茫不可辨,动辄千余里。气接群山阴,波撼三湖水。风定涨旋落,清光镜如咫。

16.

花溪:县西三十里。

清朝康熙年间高淳名士孙范有《花溪杂咏》诗:一湾杨柳一溪风,渐与人寰路不通。独有幽栖无事者,逍遥曳杖在其中。一壶浊酒一张琴,山水苍茫古至今。但得醉歌从所适,寸心当与白云深。

17.

濮家潭:县东五十里,一名白水潭。

明末清初时,长期寓居高淳东坝的宣城名士沈寿民有诗:潭底龙潜旧有名,况经春雨涨初盈。汪洋百亩循堤阔,灌溉千亩逐港清。风促鱼鳞浮碧藻,花缠燕尾带香茎。刚逢月下看尤好,不卷云涛镜面平。

18.

(1).南塘:县东十里。

南宋著名田园诗人范成大寓居高淳南塘一带时,留下了许多优美诗作,以南塘命题的诗作有:

《南塘冬夜唱和》诗:燃萁烘暖夜窗幽,时有新诗趣唱酬。为问坝桥风雪里,何如田舍火炉头。寒缸欲度吟方苦,冻笔难驱字更遒。绝笑痴儿生活淡,略无岁晚稻梁谋。

《南塘寒食书事》诗:埂外新波绿,冈头宿烧红。裹鱼蒸菜把,馈鸭锁筠笼。酒侣晨相命,歌场夜不空。土风并节物,不与故乡同。

《南塘客舍》诗:闲里方知得此身,痴人身外更经营。君看坐贾行商辈,谁从客里唱渭城。

(2).漕塘:县南四十里。

明朝万历年间高淳名士韩仲孝有诗两首:

秋色启荆扉,秋光此夜稀。孤舟争渡泊,残柳见鸟飞。月白桥旁酒,霜寒涧上衣。清宵多野兴,正不羡王徽。

岑寂村庄夜,林深事更幽。溪流山店月,船近石梁秋。剑短惭吾拙,裘凋任客愁。乾坤青鬓阔,落魄未全收。

19.

天井泉:县东六十里,竹山东畔。

明朝天启四年(公元1624)任宁国府训导的高淳人张应觐有诗:天都有珠泉,泉水出如血。竹山有天泉,泉流白如雪。下应有潜龙,潜龙水不竭。岁潦不知功,岁旱功斯烈。

20.

(1)双桥:县南十里。

陈诗有诗:水横衣带近闉隅,利涉有桥楫已无。过客东投淳邑市,征帆南指固城湖。彩虹欲袭青莲句,落日何愁阮籍途。欸乃数声秋浦月,归来小艇载莼鲈。

(2)永济桥(即今襟湖桥)

清朝康熙年间高淳县令李斯佺有《长桥柳浪》诗:长桥烟锁起严城,杨柳依依水际平。五树漫夸元亮宅,万株堪拟亚夫营。柔条拍岸迷新涨,黛色满堤带晚晴。何必灵和张绪美,风流斜阳酒杯清。
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
Copyright @ 2019 高淳区淳溪中心小学